您当前位置:99健康网 > 媒体合作 > 养生专栏 > 养生 > 大脑里的“橡皮擦”

大脑里的“橡皮擦”

2015-05-26 11:18来源:99健康网
分享到:

导语:通过某种药物或技术改变长期记忆的尝试一直都有。1885年,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绘制了著名的记忆遗忘曲线:遗忘有个“先快后慢”的规律,有些记忆只要反复重现,忘掉的可能性就很小。

  通过某种药物或技术改变长期记忆的尝试一直都有。1885年,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绘制了著名的记忆遗忘曲线:遗忘有个“先快后慢”的规律,有些记忆只要反复重现,忘掉的可能性就很小。艾宾浩斯曲线并非完全不可以改变,上世纪60年代,很多心理学家开始消除痛苦记忆的实验,从再次回到恐惧或痛苦发生地的心理治疗到服药阻止长期记忆的形成,都在临床证明部分有效。现在,消除痛苦记忆的讨论集中在一种叫心得安的降压药上。

  ∵忘记是为了更好的记得

  虽然此前神经学界对纳德的假想并不太感兴趣,但用药物来消除部分记忆的思路还是为一些科学家提供了灵感,有些消除记忆的实验甚至先于纳德的心得安疗法。

  2007年,美国和以色列的研究者确认他们可以用一种名为ZIP的酶抑制剂锁住某种蛋白,而这种蛋白的作用就是控制大脑细胞间与记忆有关的信息流。研究者通过基因的诱导性擦除来降解承载记忆的蛋白质。他们发现启动钙调蛋白依赖性激酶2对记忆非常重要,如果在记忆过程中注射钙调蛋白依赖性激酶2的抑制剂,一些回忆就会被“擦除”掉。这一发现证明,在理论上,可以有选择性地消除某些记忆,但是否可以消除恐惧,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试验。

  2009年1月,世界著名恐惧症权威、纽约大学神经专家约瑟夫·勒度克斯证明只要切断听觉丘脑(声音到达耳朵后,通过听觉丘脑传达给大脑)和杏仁核的路径,就可以解决恐惧的问题。

  勒度克斯说,当恐怖来袭时,大脑的“思考”部分会本能地服从于杏仁核,恐惧感会先于判断力行动,身体也会下意识地做出相应的行动。在做消除恐惧感的实验时,勒度克斯给白鼠听两种声音,一种是电器发出的高声贝声,一种是数字模拟蟋蟀的叫声。给白鼠分别听20遍响声后,电击一下,如此反复三次,这样白鼠就建立起对两种声音的恐惧感。此后,实验者在放蟋蟀叫声的时候给白鼠注射U0126抑制剂,U0126是阻止长期记忆形成的化学药品。过了24小时后,白鼠再听到蟋蟀叫声就不会产生恐怖的感觉了。

  事实上,忘记不仅仅是为了忘记,从大脑里删除一些不必要的信息,对未来的记忆力是有帮助的。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首次用核磁共振的方式记录了删除不相关信息会有利于记忆更重要信息的全过程。

  前额叶皮层是大脑的管理者,它控制着认知过程,要不要记住一件事,也是由它来决定。记忆系统有两个特性,既能使进入记忆区域的信息强化,也能弱化。记忆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使人类有了预测未来的能力,利用已有的经验(大部分是从长期记忆中习得的),规避可能的风险。遗忘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人的这种预测功能自动经常地得到锻炼,因为忘记不必要的信息,重要的信息就被更完整地保留下来。这样的过程对神经信息处理系统非常有用。在这个过程中,任何重现的过程都会要求前额叶皮层的参与。

  在做忘却不重要信息的实验中,20个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接受了核磁共振,他们的年龄段是从18岁到32岁。在实验中,学生们需要记住不同的单词,有的单词之间有关联性,是重要单词,而有些单词的作用只起干扰作用。核磁共振要记下学生们大脑前额叶皮层的活跃程度。结果发现,第一次看到新词时,不管是重要单词还是干扰单词,前额叶皮层都会马上变得非常活跃。然而当学生第二次看单词时,只有看重要单词时前额叶皮层活跃,看非重要单词时,前额叶皮层就处于平静状态。最终,当然是重要单词被记住,干扰单词被忽略。事实上,忽略干扰单词,也有助于更快地记住重要单词。

  忘记干扰单词和不必要的信息,才能更牢固地记住重要单词和主要信息。忘记,是为了更好地记得。

  ∵一种抹去记忆的药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心理学家阿兰·布鲁南特至今还觉得仅凭一种药就能让人忘记痛苦的过去简直就像神话一样。

  2008年11月初,一位加拿大老兵慕名来到布鲁南特的心理实验室,希望能够将他15年前的记忆抹掉。1993年,老兵参加联合国维和时被绑架,15年过去了,被绑架时的情形还是难以忘记。放在头上的手、颤抖的双腿和远处光秃秃的树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噩,以至于只要一看到枯树就会头疼。在布鲁南特实验室接受了6个月治疗后,对过去的记忆越来越淡了,他也变得开朗起来。

  治疗很简单,每次老兵在布鲁南特面前回忆过去时,布鲁南特都会让他服用一定剂量的心得安。慢慢地,那部分回忆就被“抹掉”了。用同样的方法,布鲁南特还治愈了有强奸、车祸等有创伤记忆的患者。

  心得安是种降压药,最先用它来消除记忆的是布鲁南特的同事卡里姆·纳德。纳德对获取和储存情绪性记忆的神经生物学非常感兴趣,最初他的研究集中在恐怖记忆的消除上。2000年,纳德提出一种“遗忘假设”——记忆重现会引起神经突触编码,并最终导致记忆削弱甚至分裂。

  记忆储存在大脑的神经突触中,神经突触是神经细胞回路的连接点。长期记忆储存在大脑里,每次重现时,它就处于不稳定状态,就像冰会慢慢化成水一样。如果在这个过程干涉记忆,记忆就会被改变,并以改变后的形式存在于大脑中,而以前的记忆,就此会被代替。

  记忆有短期和长期之分。短期记忆像电脑里的随机存储器,一些经历会完全忘掉,就像没有存在电脑里的文件一样,而另外一些则会经历一个叫巩固的分子过程,就像被下载到硬盘里。长期记忆里充满过去的爱、失败和恐惧,一般情况下处于休眠状态,只有在超临界的情况下才会被唤醒。大脑处于超临界状态时,一种叫肾上腺素的紧张荷尔蒙就会给大脑里的杏仁核发出警告。杏仁核在眼睛的正后方,位于前脑,可以把感觉和记忆结合起来,是情绪控制的中心,产生恐怖的物理性源头就是杏仁核。

  心得安能控制高血压,原理就是它能阻止肾上腺素进一步行动。不仅如此,它还能阻止杏仁核里的荷尔蒙分泌。

  2001年,纳德向脑神经协会提出在记忆重现过程中消除恐惧的假想,很多神经学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任务。原因很简单,一般的恐怖记忆都已有保持的部分。长期记忆形成的过程一般有三个步骤:识记、保持和重现。一旦经过保持过程,记忆就很难被消除。纳德并没有因此放弃他的假想,因为已经有实验证明,如果能在记忆重现的过程中阻止参与蛋白退化的分子,就能让动物忘记之前的记忆。

  在7年的临床试验后,纳德终于找到一种能消除恐惧记忆的药,那就是已经在临床使用过的降压药心得安。接受纳德和麦吉尔大学治疗的患者,50%的痛苦症状会消退,70%到80%没有了创伤应激反应(医学名PTSD,在突发性灾难后,人会延迟或长期出现精神障碍,女性受PTSD的影响是男性的两倍)。

  本文为《潍坊保健》报刊载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想与99健康网进行图书内容合作请联系QQ:1692458867

(责任编辑:郑贵生)